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媒體關注

凝聚金融服務實體經濟合力——湖北金融創新緩解企業融資難融資貴調研

時間:2019-06-05  來源:管理員  

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強調,要為實體經濟發展提供更高質量、更有效率的金融服務。當前,在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緩解小微企業和民營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過程中,各地采取了哪些舉措?是否取得實效?還有哪些難題待解?經濟日報記者近期赴多個省份,對當地金融管理部門、金融機構和企業等進行調研,今日刊發系列調研之湖北篇。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一季度,湖北省本外幣各項貸款2676億元,同比多增626億元,創歷史同期最高水平。截至3月末,小微企業貸款加權平均利率5.95%,較去年6月的高位下降21個基點。轄內銀行業用于小微企業的貸款余額12437億元,同比增長15.5%;貸款戶數54.33萬戶,同比增加11.32萬戶。

湖北金融扶持實體經濟的成績單讓人眼前一亮。湖北是如何解決諸如信息不對稱、抵押物少、關鍵信息評估難、金融機構營利壓力大等各地在緩解融資難融資貴過程中普遍存在的問題的?

經濟日報記者日前深入荊楚大地展開調研發現,湖北省金融管理部門的三方面金融創新經驗可資借鑒——增量,提高金融產品創新數量,推出政銀保貸款、稅易貸、“兩權”抵押貸款、信用保險和貸款保證保險等諸多產品;擴面,在協同創新上,發揮商業銀行、小貸公司、擔保機構、保險公司等各方的合力,形成湖北銀行小企業金融服務中心、武漢股權交易中心、武漢知識產權交易所等一批配套部門;平價,在體制機制上,鼓勵各類金融機構加速構建服務小微、科創類企業的專門機制、專業團隊、專門考核標準,降低融資成本。

賦能企業:“不讓銀行變典當行”

金融機構推出形式多樣的綜合融資方案,讓更多企業享受到金融服務和風險保障

武漢禾元生物科技公司是一家主營水稻提取血紅蛋白的醫藥科技企業。“生物醫藥原創技術科技含量高、資金投入大、研發周期長,需要長久的積累。2010年,我們搬到光谷生物城后,公司雖然前期獲得股權融資1000萬元,但后期資金缺口仍很大。在企業規模偏小、抵押物不足的情況下,武漢農商行通過知識產權和專利質押貸款幫我們解了燃眉之急。”武漢禾元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守常說。

原來,武漢農商行光谷分行針對生物醫藥、光通信等行業創新推出以類信用方式(如專利權質押)為主的綜合融資方案,向企業發放知識產權質押貸款,在2012年發放全國最大一筆1億元的知識產權質押貸款。

武漢農商行副行長李樺介紹,截至2018年底,光谷分行知識產權質押融資規模占全市同類產品余額的50%,已發放1113筆共計40.22億元。該分行6年來已向600余家科技型中小企業發放數百億元貸款。

解決抵押物少的問題,像武漢農商行這樣增加知識產權、專利質押是條新路,由此又產生另一個問題,如何評估“看不著”的專利價值?2010年以來,武漢成立知識產權交易所,由知識產權局組織相關領域的專家對專利價值進行審核和評估,給商業銀行授信提供參考價格,通過這樣的知識產權轉讓載體,打通科創類企業的融資渠道。截至目前,交易所累計服務企業3000余家,完成技術交易及合同認定交易額48.4億元,為41家企業成功進行46筆知識產權質押融資。

用專利質押貸款只是武漢創新金融體制緩解融資難融資貴的一個縮影。今年4月初,湖北銀保監局發布《關于湖北銀行業和保險業加強服務民營企業的通知》,從確立工作目標、建立長效機制、加大資金投放、提高信用貸款比重、提高響應速度和審批時效等方面,提出了26條細化措施,推動更多金融資源投向民營企業、中小微企業。

“面對小微企業、民營企業的融資需求,過于看重抵押物并不是銀行服務實體經濟的初衷,銀行不能變成典當行。”湖北銀保監局局長鄒飛表示,金融機構服務民營企業要努力追求“增量、擴面、平價、提效”四大目標,即融資規模穩步擴大,讓更多民營企業享受到金融服務和風險保障,融資成本逐步下降并穩定在合理水平,融資效率明顯提升。

小微企業往往只有納稅數據、資金流和信息流,缺乏完整的財務報表,這樣能獲得融資嗎?建設銀行湖北分行副行長金鵬介紹,小微企業只要有納稅數據,沒有完整的財務報表也能貸款。建設銀行與湖北省稅務局合作推出的“稅易貸”產品,目前已升級為全線上的“云稅貸”。“云稅貸”是純信用產品,可循環使用、隨借隨還,便于企業根據自身資金情況隨時支用和還款。截至今年3月底,建行湖北分行“云稅貸”貸款余額40.6億元,支持湖北省納稅企業近7000戶。

湖北還創新推出農村承包土地的經營權抵押貸款、農民住房財產權抵押貸款,并在供應鏈金融、武漢股權交易中心(四板市場)、大數據網貸等方面進行了有益探索。

湖北省地方金融監管局局長段銀弟介紹,今年一季度,武漢股權交易中心新增托管登記企業249家,新增托管總股本24.07億股;新增掛牌企業198家,共為45家企業完成股權融資97筆,實現融資總金額24.20億元。截至2018年12月末,湖北省12個試點地區“兩權”抵押貸款余額28.84億元,同比增長89.61%,高于人民幣各項貸款增速75.01個百分點。

銀保合作:實現協同創新

在“政銀擔”“科保貸”等產品中,銀行、政府部門、保險、擔保公司等通力合作,實現風險分擔

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僅靠銀行單方面力量顯然還不夠,風險需要分擔,收益也可實現共享。

成立于1996年的武漢優力克自動化系統工程股份有限公司是武漢東湖高新區的一家主營汽車自動化集成業務的科技型企業。該公司總經理肖廣忠說,為進一步擴大規模,企業希望能獲得銀行授信,但受限于無足值可抵押資產等原因,融資需求難以得到滿足。

光大銀行武漢分行在詳細了解優力克的情況后,根據企業的經營現狀和輕資產運營特點,聯合擔保公司(東創擔保)采取訂單管控的方式,為客戶成功發放200萬元的“4321”政銀擔貸款,彌補企業自有資金缺口,幫助企業較好完成了訂單合同。

“4321”政銀擔貸款新在哪?光大銀行武漢分行行長助理何永喜介紹,這一新模式打破了傳統擔保模式,采取由擔保公司、再擔保、銀行、政府按4∶3∶2∶1的比例進行風險共擔,并豐富項下的反擔保措施,可接受訂單管控、商票、應收賬款、股權質押等,且擔保費率和貸款利率均低于傳統模式,更好解決了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

與政銀擔貸款不同,科保貸是銀行和保險合作針對科技型企業的另一類融資產品,貸款由保險、銀行、政府按5∶3∶2的比例進行風險共擔,企業在無須提供任何抵質押物的情況下即可獲得貸款支持,并可享受政府保費補貼和貸款利率補貼。

湖北豆牛科技有限公司是一家經營軟件平臺的高新技術企業,擁有計算機軟件著作權4個、實用新型專利3個,業務范圍涉及網絡、安防、云計算、AI及物聯網。公司創始人劉君說,公司在創業初期一直靠自有資金運作,隨著訂單量增加,亟需補充流動資金。2018年,公司跑了幾家銀行,得到的答復均是企業未曾在銀行融過資且沒抵押物、訂單分散,很難獲得貸款。

最終,光大銀行武漢分行在豆牛科技未提供任何抵押物的情況下,通過科保貸成功為客戶提供了首次銀行貸款100萬元,較好補充了資金缺口。在享受政府保費和貸款利息補貼后,企業融資成本不足5%。自2018年5月正式推出以來,僅光大銀行武漢分行已累計為56戶民營和小微企業客戶提供1.35億元的貸款支持。

從保險公司的視角看,通過信用保險和貸款保證保險為企業融資增信,既分擔了銀行、政府的風險,也解決了抵押物不足的問題。人保財險湖北省分公司副總經理雒勇認為,小微企業通常平均規模較小、有效抵押物不足,而銀行等資金方基于風險控制的考量,往往難以提供滿足其生存與發展的資金需求。信用保險和貸款保證保險可以發揮增信作用,為小微企業融資提供支持。湖北推出的“政府+銀行+保險”的“政銀保”模式,能夠緩解小微企業貸款無擔保、無抵押的問題。今年一季度,通過“政銀保”增信支持融資7.58億元,其中,為53家企業增信融資1.2億元,為1.32萬個貧困戶、農業大戶、個體工商戶或創業人員增信融資6.38億元。

機制護航:用好用足政策

湖北已設立22家科技分支行和科技特色支行,建立“專人、專職、專業、專注”人才隊伍

湖北系列金融創新的背后,是多個部門體制機制協同創新的結果。2018年以來,湖北銀保監局先后出臺《湖北銀行業開展小微企業金融服務“高質量發展年”活動指導意見》《關于湖北銀行業和保險業加強服務民營企業的通知》等政策,督促轄內銀行業機構單列小微信貸計劃,跟蹤監測信貸投放進度,將有限的信貸資源向小微企業傾斜,特別是向單戶授信總額1000萬元以下(含)的小微企業傾斜。

湖北銀保監局普惠金融處副處長趙敏介紹,堅持將小微企業金融服務評價情況與高管人員履職評價、監管評級相掛鉤,通過專項督導及現場檢查等措施,能有效督促銀行業金融機構確保小微企業貸款保持良好增長態勢。

武漢農商行光谷分行副行長王偉說,自2012年成立武漢農商行科技金融中心以來,中心用專門的人員、專門的風險容忍度、專門的薪酬體系等9個“專”,來考核并衡量科技創新型企業的績效。與傳統貸款考核相比,新考核指標更看重貸款的凈增戶數、貸款的凈增額度。“與傳統商業銀行人才學科背景不同,我們的經理大都來自理工類院校,特別是涉及生物醫藥、互聯網技術、大數據等領域的學生,更容易了解相關企業業務,助力銀行‘敢貸、愿貸’。”王偉說。

湖北銀保監局法規處處長鄧超介紹,截至目前,全省共設立22家科技分支行和科技特色支行,建立“專人、專職、專業、專注”的科技金融人才隊伍,為科技金融提供“一站式”綜合金融服務。如漢口銀行設立了科技金融服務中心,湖北銀行成立了小企業金融服務中心等。

緩解融資難融資貴,僅依靠金融機構和政府部門的努力顯然還不夠。湖北銀保監局大型銀行處處長黃幼香認為,一方面,要加快構建大數據共享平臺。只有讓數據多跑路,企業、銀行少跑腿,才能進一步降低銀企對接成本,幫助更多民營小微企業獲得融資。另一方面,要進一步加強信用環境建設。跟蹤研究逃廢債務的新方式,厘清認定各種隱蔽逃廢債行為。

“直接融資渠道目前仍然是‘短板’,私募可轉債融資能夠為債券的發行人和投資人增加一條‘保險繩’。私募可轉債是可轉換為股票的公司債券,證券發行人以非公開方式發行,在一定期限內還本付息,債券持有人可按約定的時間和條件將之轉換成一定數量的發行人公司股票或股權。”武漢股權托管交易中心董事長龔波說,希望推動這一創新金融工具的應用,惠及更多中小微企業,拓寬直接融資渠道。

搜狐彩票3d试机号